写字不写文势力

1.高二可能暂时不更
2.高三结束回归

3.以上放屁



幸会


叫我叶子就好
女儿是梦糖宝贝,谁也不许欺负她

主aph和aotu世界
文笔不好
若是有建议请不要吝啬
学习中,请多指教

一个肥仔
勇敢的
穿上了jk
去补习机构
回来了

【安雷】无题


安迷修主视角,一发完结

大概设定:设计师安x钢琴师雷

不嫌弃请下翻



安迷修坐在花园的躺椅上,今天难得两人都无事待在家里,整栋房子静悄悄的。

冬日下午两点钟的阳光正暖,懒懒散散地贴在他们的皮肤上,细小的尘粒漂浮在空中,在阳光下慢悠悠地转着圈儿上浮。
安迷修的视线随着那些微小的颗粒上升,随后转向腿上的人。

雷狮在睡觉。

安迷修的手情不自禁的附上他的面庞,帮他把耷拉在脸上的碎发别在耳后,伸出右手食指停留在他白净的面颊上,轻柔地上下滑动。雷狮微微皱起眉头,偏过脑袋躲开那根作乱的手指。
安迷修小声地笑了,他放空的脑海不自觉想起两人至今为止的点滴。

那一会雷狮刚刚踏入大学校门,自己已经准备跨入大三。

开学总是繁忙的,安排宿舍、准备新生入学说明以及校园环境设施介绍等等一切都是他们学生会来准备,自己作为学生会的领头当然忙得不可开交。
两个星期之后,安迷修站在礼堂讲台上念着烂熟于心的稿子,眼睛随意地扫过下面的大一新生。
一切的开端都在一瞬间——他的目光轻巧地落在最后一排穿黑色短袖的男生脸上,这时男孩的眼睛也稍稍向上抬,明亮的绿色和暗沉的紫色在此刻交汇碰撞。

他们在直视对方。

“真是双漂亮的眼睛”
安迷修在心里感叹道,不小心念错了字。
人群中传出一阵低低地笑。
停顿了一两秒,安迷修不自然地了咳嗽几声,急急地移开目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相反那个男孩倒是毫不在意,他在安迷修收回目光之前对他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这算是他们的第一次交流。

腿上的人小幅度地挪动了一下,雷狮的脸正对着蓝天,柔软的头发因为他的动作散落在安迷修的腿上,放在胸膛上的手随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雷狮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安迷修怕他冷着,在保持腿部不晃动的情况下扯过一边的蓝色毛毯,小心地盖在雷狮身上,将他暖和地包裹起来。

“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这只小狮子的?”
无论是男孩开学典礼上从那个顽皮的笑容中无意跑出的小尖牙,还是那双暗紫色的眼睛,自那之后就烙在他心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印子。
他在整理大一新生名册的时候得知那个乌发男孩的名字——雷狮。安迷修对这两个字的第一感觉就是“桀骜不驯”。
而今后的大量接触中也证实了他的第一想法。
论雷电和狮子,谁能驾驭得了?
雷狮和自己的性格大相径庭,做事风格也不一样,可又因为是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导致雷狮像磁铁吸引带磁物一样自然地吸引着自己。

安迷修在无意识时养成了些小习惯。
他会在核对某些名单的时候下意识去寻找雷狮的名字;去食堂吃饭时眼睛会在最角落靠窗的地方搜寻雷狮乌黑的脑袋;会把他的动作表情记在脑内,然后回宿舍再画在素描本上,两年下来也积累了厚厚三大本。
他会留意雷狮的一切活动(这些小习惯在他出来工作之后花了点时间才改掉)。
后来似乎意识到自己对这位学弟关注得太多,安迷修强迫自己多花心思在自己的学业上。于是他强迫自己整天泡在图书馆,让书籍把雷狮在自己脑中的位置挤走。
可惜无济于事,他还是会不自觉地念起他,重复和之前一样的行为。

安迷修的手指轻轻地摩擦过书页,徐徐清风掠过他的脸颊,他盯着白色纸页上的“爱”字发呆,思考当时为什么会对雷狮泛出那样的名为“喜欢”的情愫。
明明他们是那样不合。
雷狮自进入学生会之后就特别喜欢找他的茬——就是现在也一样,根本不把安迷修当作无论是年纪还是年级都大他两年的学长。
在安迷修的记忆里雷狮几乎不叫他学长,除非是戏弄他才不怀好意的叫一声。当初自己和他第一次吵架好像是在音乐室吧,他记不太清楚了。
总之两人之间大大小小的摩擦多不胜数。
这怎么想也不太正常,但是又确实符合常人所说:“爱情总是会在出乎意料的时候降临在你身边”,你会喜欢上怎么样的人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根本无法预测。

安迷修将书本合上,放任自己的身体往后仰,靠在椅背上,手轻柔地抚弄雷狮的头发。

大学毕业后他们生活在同一间屋子里。
说来也是巧合,安迷修以为再也不会和雷狮有任何交集,自己也能慢慢淡忘那份年少冲动的感情,结果现实给了他一大耳刮子——同他合租的人是雷狮。
当时看到给他开门的人是雷狮时他把箱子都砸在自己脚上了,而雷狮看起来却异常淡定,之后还常拿这件事嘲笑安迷修。
老生云:“住在同一间屋总会有矛盾”,再加上两人在大学里本来就是众所周知的死对头,这下矛盾指数又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而且你想想,和自己爱慕的人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会是什么感受?
安迷修每次看到雷狮早晨起来可爱的迷糊样子都想上去给他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套餐;看到雷狮洗完澡只围了条浴巾遮住重要部位露出姣好的身材的时候就会抛弃他的绅士理论开始进行不为人知的脑内犯罪。
反正和雷狮同居后安迷修的心脏每天都在得病,病名不为心脏病,病名为爱。

安迷修听到腿上人的一声轻吟,他停住自己的手,低头看到雷狮缓缓睁开眼睛,转而又因为光线眯成一条缝,明显是没睡醒。
“再睡会吧,还早着呢。”
雷狮模模糊糊“嗯”了一声又闭上眼,安迷修俯下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他拾起一旁桌上的铅笔和素描本,偷偷记录下爱人的睡颜。

由于自己在大学主修设计,得过许多奖,还算小有名气,跨出校门后先是在别人手下学习实践了一年多,之后和几个玩得比较好的朋友开了一间工作室,帮别人设计衣服。
他近乎完美的设计和夺人眼球的色彩搭配立刻在时尚界掀起轩然大波,使他跻身成为“时尚设计新星”,想让他设计衣服的人串联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
他依稀记得有一次连续通宵几个晚上,最终坚持不住病倒了,被同工作室的人狠狠骂了一顿。
然后他们强行给他放假,给他订好了飞往日本的飞机票,安迷修干脆把家里刚毕业的小狮子也带上去玩。
于是两个人比翼双飞去往日本,而到日本的第二天很幸运地碰上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典。
夜晚,到处张灯结彩,人头攒动。
安迷修提前帮自己和雷狮买了一套浴衣,素色的衣服配上两人俊朗的面庞,一路上吸住了不少小姑娘的眼睛。
在把所有的店铺都走了一遍,把大部分游戏玩了一遍后,雷狮拉着安迷修躲过人群到一个僻静的小山坡上,那是看烟火的好地方。
安迷修坐在雷狮离雷狮大概一米远的地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雷狮聚精会神盯着下面流动的人群,安迷修则抬头看着天空,漆黑的天鹅绒上稀稀疏疏散落着几颗星,空气中混杂泥土和青草的气味钻入他的肺部。
“真怀念……”
他听见雷狮深吸一口气然后低声呢喃道。
若换做是平时,安迷修会不自然地捂住鼻子,他不喜欢这样的味道;这一次他却觉得这味道似乎并不是那么难闻。
他偷偷斜目,雷狮正在捉弄塑料袋子里的小金鱼,露出那个同开学典礼上有几分相似的笑容,让自己无法移开目光;而雷狮接下来毫无预兆的扭头使他惊慌地撤回自己的视线,忽视了雷狮小小声的“安傻子”。

他从大三开始就暗恋身旁的人,直到那时——将近三年多。
这份心意像是一个气球,随着时间给它吹气,慢慢地膨胀,总有一天会涨破、爆炸,里面的东西飞溅出来,到那时候一切都会变得乱七八糟。
安迷修时刻警戒自己一定不能让这个气球炸开,他知道最坏的后果就是雷狮对他心生厌恶,两人甚至连朋友也不能做。然而怀揣着这份感情又是如此痛苦,三年来几乎每一分一秒都在折磨他,让他的心脏备受煎熬。他无从知道雷狮对自己的感情,雷狮也没有表明任何一点迹象。
所以安迷修虽然有时候会不要脸地臆想雷狮也喜欢他,但大部分时间还是清醒地知道雷狮只是把自己当作众多朋友中的一个罢了。

烟火升天和爆裂的声音强行终止了他的思绪。在低处,一小团闪着亮光的球直窜天空,拖着一条灰色的烟尾,在空中炸裂开,分散成小小的金色丝线,照亮夜空的一小块角落。
烟火大会开始了。
雷狮安静地凝视着天空中彩色的烟花,嘴角带着迷人的弧度。安迷修此刻却无心关注天上那美丽的事物,雷狮暗沉的紫色瞳孔被点缀上几点亮光,倒映着黑夜里发生的一切,比起烟火更让安迷修心醉神迷。

想捧着他的脸
想亲吻他的双眼
想让他的眼中只出现自己

这些危险想法出现在安迷修的脑子里的那一刻,他的脑中警铃大作,可惜他的身体比思想更加诚实。
他拉过雷狮的右手径直亲吻上了他右侧的眼角。
他记得自己当时的第一感想就是:完了!
他的手愣愣地从黑发男孩的手臂侧面垂下,面前的人低着头,额前的碎发遮住他的脸,安迷修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反正他知道自己一时冲动干了件超级大蠢事。
“雷狮...不是...我...”
他张开嘴企图解释这个状况,快速在脑子里搜寻过两三遍后并没有找到什么可信的理由后还是闭嘴了。毕竟除了礼节意义之外的亲吻在一般来看来是代表着喜欢或者爱的,没有第二种解释。

安迷修你个傻子!
他在心中默默骂自己
从此你就要生活在犯蠢而失去自己喜欢人的愧疚之中了!

然而男孩却笑了。
安迷修盯着身旁大笑的人一头雾水。
“他可别是受冲击太大傻了吧……”
他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雷狮,对方在察觉他眼神里的意思后给了他一个爆栗。
然后他看着雷狮面对着他露出一个和以往都不同的、摄人心魄的笑容,配合着空中不断炸开的烟花,构成那个夏日里最美的画面,从此停留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安迷修清晰地听见雷狮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还欠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安迷修。”
随后他直起身子用手指点点自己的下唇,安迷修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脏在停滞一秒后便不可抑制地疯狂跳动起来,喜悦在他的血液中流淌,蔓延到全身,心意相通的甜蜜冲昏了他的头脑。
不知道谁先靠近谁,总之他们的唇贴在一起了。唇瓣互相轻柔又缓慢地摩挲过几次后,他们贴着对方的额头交换浮动的气息,听见各自的心跳声,惊叹它们竟是如此整齐一致,两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这种感觉是只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才会明白的,也许一生只有那么一次,但是每每回忆起来定会尝到当时的甜味。

安迷修并没有意识到他看向雷狮时一双可以融化春雪的眼中满是温柔,他用心尖含着那颗腻人的蜜糖,手中的画笔在页面上摩擦出的“沙沙”声融入风中,又随着风飘走。

大约下午五点多,雷狮醒了。
安迷修和他约好晚上一起去吃晚饭,但是在这之前他还有一场小小型的演奏会,曲目是贝多芬的《月光》,听众只有一个人。
安迷修沉浸在雷狮近乎完美的演奏中时不禁感叹眼前的人也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存在。一曲完毕,安迷修在等雷狮洗完澡的同时,确定了一下今晚的烛光晚餐地点——52层高楼上一个静谧的隔间。
无论何时他都想要占据自己的爱人,更何况是今天,他们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End


一个很糙的文,很糙的结尾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我要写安雷谈恋爱了!【没人看的醒醒

我要吹爆A叔老师
我爱他一辈子
他的编曲总是华丽而且非常悦耳的
我看过谱子,嗯....无法言喻【膜拜大佬
看A叔在B站上的弹奏视频就知道有多难

有些人把他和触手猴比,我觉得没什么好比
两位老师都很厉害
他们的编曲各有特色,不是说哪一个人厉害一点
他们都是很棒的弹奏者
两位老师我都很喜欢,希望你们不要再把他们拿来相比,说一些不好的话【或者导致撕逼

强烈安利Animenz老师
你们快去听他的曲子
他超棒的!

最后炫耀一下A叔来过我们学校,他人超好!天使!
我还有他的签名【得意】

【安雷】他们的20条



精神崩溃产物
各位看官凑合着看吧
若是有不妥或者令您厌恶之处请提出或自动离开
谢谢
————————————————————————————————————————————————




【安迷修的20条】

1.安迷修其实蛮喜欢吃肉的
2.安迷修喜欢吃抹茶蛋糕
3.安迷修不开心的时候会喝酒
4.安迷修小时候遇到师傅之前经常打架
5.安迷修觉得没马的骑士其实也很特别,但是有马还是好一些
6.安迷修在刚刚参加大赛时就注意到了雷狮
7.安迷修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和他有任何交集
8.安迷修很喜欢紫色,特别是暗紫色
9.安迷修曾经臆想过自己和雷狮谈恋爱——虽然后面真的谈恋爱就是了
10.安迷修曾经偷吃了别的女孩子送给雷狮的抹茶蛋糕
11.安迷修迷迷糊糊喜欢上了雷狮
12.安迷修在和雷狮帅气告白前去找格瑞取经过
“格瑞你是怎么追到金的?”
“竹马成双✨”
“……”
13.安迷修曾经想过用海盗船给雷狮当作结婚(?)聘礼,直到他得知大赛不能带船
安迷修:=)
14.安迷修为了找到和雷狮眼睛一样颜色的石头给他做一个戒指跑遍了整个凹凸比赛场(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15.安迷修不止一次在雷狮对他进行x暗示时想抛弃骑士道把他摁在床单上摩擦
16.安迷修想把星辰大海送给雷狮
17.安迷修想和雷狮永远在一起,互相陪伴到老,直到他们走不动了
18.安迷修最大的愿望是让雷狮活下去
19.安迷修到最后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20.安迷修永远深爱着雷狮


我发誓将对我的至爱至死不渝






【雷狮的20条】

1.雷狮曾经有一段时间对素菜十分热爱
2.雷狮小时候很喜欢自己自己的长袍
3.雷狮对皇位一点也不感兴趣,他讨厌被束缚的感觉
4.雷狮把卡米尔当作他最亲密的人
5.雷狮曾经打架输了
6.雷狮不喜欢别人谈论自己的身世
7.雷狮在领取元力技能前和安迷修擦肩而过时,他就感觉对方身上透出让他不快的气息
8.雷狮喜欢那种透亮的薄荷绿色
9.雷狮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谈恋爱,对象还是个蠢骑士
10.雷狮把女孩子送给安迷修的小蛋糕都拿走,分给了海盗团的成员。
11.雷狮对安迷修又爱又烦
12.雷狮看到骑士对其他的女人的那套做法十分不开心
13.雷狮不止一次嘲笑安迷修没马
14.雷狮讨厌安迷修的骑士道,这和他的海盗论背道而驰
15.雷狮就喜欢看安迷修念着骑士道克制住自己不来上他的样子
16.雷狮想若是没有参加大赛,他一定要把安迷修任为自己一个人的骑士
17.雷狮觉得他和安迷修就算不在大赛相见,也必定会在某个地方相遇(虽然最后恶心到自己了)
18.雷狮最大的愿望是卡米尔和安迷修能活下来,尽管他知道这是奢望
19.雷狮最后没能陪伴安迷修到最后一刻
20.海盗永远爱着他的骑士

那个骑士是海盗最大的珍宝

在学校里面,边写政治边想安雷,怕不是傻了

(´-`).。oO(安雷)

安雷爽文


瞎几把写,没错又是我【叉腰】


设定:人类安x恶魔雷


“安迷修!”
雷狮从床上跳下来,挂在安迷修身上
“又是什么事啊小恶魔...”
安迷修放下书翻手托住他的臀部怕他掉下来,语气温柔。
“我要烧掉你最重要的东西!”
说着恶魔勾勾嘴角,张开翅膀悬在空中,本来想看到安迷修的书都烧起来没想到自己身上却窜出来火苗。
“.....笨蛋骑士!”
安迷修傻笑着仰头望着上空的雷狮
“我最重要的可不是书哦。”

300fo你们说啥是啥【叉腰

【瞎写爽文】


安哥的cv我我我我...旋转上天!!
张老师我爱您啊啊啊啊!您是天使!!
您真可爱!我要给您打爆电话!!
突发奇想的脑残文





设定
安迷修:cv
雷狮:cv


安迷修是个配音演员,众所周知。
雷狮是个配音演员,鲜为人知。

雷狮的cv名字是雷锤,在配音界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名字,但是他本人几乎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也只有少数人见过他人,但都被他威胁过不许放照片在网上。
而安迷修仰慕雷锤很久了——自从他开始从事配音以来。
雷锤是一个很优秀的配音员,他总是能很好的掌控自己的声音。他发现雷锤配的角色大多都是性格高傲的反派角色,那直击人心的声音和角色完美融合,单单听声音都能想象出那角色傲气不羁的样子。
但安迷修很讨厌雷狮这个人——当然,安迷修并不知道雷狮就是雷锤,他和雷狮是邻居,性格完全合不来。雷狮和他遵守的“骑士道”背道而驰,简直就是个恶党。安迷修不止一次觉得雷狮要是去演或者配音反派肯定是本色出演。
也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其他什么,安迷修虽然总是感慨雷狮的声音和雷锤很像,但是他竟然一次也没有想过雷狮和雷锤这两人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可能是傻吧。

“今天是雷锤的广播剧发布的日子!”安迷修坐在录音棚里紧抓手机,眼睛盯着手机屏幕上雷锤发布的信息:
广播剧《海盗》今晚八点在B站发布,各位记得来捧场
简单明了的信息。
安迷修兴奋得简直要跳起来,因为雷锤已经很久没有发布过广播剧了,他跑去导演那确定自己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后,立刻抓起大衣和背包跑回家,迫不及待的打开视频插上耳机。
雷锤独特的低沉声线在一瞬间就击中安迷修的小心脏,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怀春的少女因为自己喜欢的人而心跳不已。
雷锤的声线确实算是非常特别,他可以高音可以低音,甚至还可以伪声——据说是学过一段时间,当安迷修听见他的伪御姐音时先是吓了一跳,接踵而来的就是节节膨胀的爱慕心。
雷锤在他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正当安迷修陶醉在自己爱豆的声音中时,十分粗鲁的敲门声打断了他。安迷修一把揪下耳机,抓着手机去开门,在他的认知范围内只有雷狮会这么敲门。
“干嘛...”果然是雷狮
“来找你聊天啊。”雷狮动了动手里的袋子
“不要”
“我就这么不受你待见?”
雷狮微微眯眼,瞥到安迷修手机屏幕上的字时他勾了勾嘴角,“怎么?我的广播剧好听吗?”
“好听啊……?!”
安迷修愣了一会,视线在雷狮身上扫几个来回,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劲爆消息。
“是啊,我就是雷锤,你不会没猜到吧。”
雷狮笑眯眯观察眼前人的神态,一副震惊的傻样子。
“所以,安迷修先生,我可以去你家吃个饭吗?”


啊,临时爽文,可能会有后续吧……
吓几把写,看看就好

下期预告

安迷修的秘密
雷狮的秘密


要开学啦!
可能不能够写文了
我有时间就写一点,写完了就发吧!
感谢你们的支持!